注册 | 登录 | 会员中心 | 发布供求信息 今天是:

            新农村频道

网站首页

三农要闻热点剖析村镇建设视频聚焦燕赵农特产

政策法规新闻聚焦农业物资校园记者文学与艺术

燕赵名人农村新风采农业合作社

最美村官村镇新农业美食在农村

村镇医疗农村风俗我有话说

村镇教育展会信息理事单位

石家庄市 唐山市 秦皇岛市 邯郸市 邢台市 保定市 张家口市 沧州市 承德市 衡水市 廊坊市

首页  >  燕赵名人燕赵名人

燕赵名人李胜素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时间:2017-11-20 17:48:38

李胜素,这位从河北燕赵大地走出来的农家姑娘,作为梅派优秀传人,以靓丽的扮相,优美的唱腔,精彩的舞姿,在当今京剧舞台占有重要位置,也步入了中华艺术的辉煌殿堂。她曾获得“国家舞台艺术形象代表”的称号,而京剧界,仅李胜素一人。李胜素出生于河北省柏乡县一个农民家庭。她自小顽皮,喜欢上房爬树。每天放学回家,或与小伙伴比赛爬树,或在麦秸垛上比赛跳跃,为此挨了父母不少揍。李胜素说:“我自小性格倔强,每次父母揍我,我总是一声不吭,绝不讨饶。记得在上小学时,学校组织去石家庄烈士陵园扫墓,早晨6点坐火车出发。但父母硬是不让我去,气得我直哭,连饭也不吃了。第二天,我仍感到不解气,就把家里的门锁藏在门框上。父母找不到,只好买了一把新的。我至今为这个恶作剧感到羞愧。”
 
李胜素虽然出生于农家,但父母喜爱戏曲。李胜素自小喜欢唱歌,嗓音特别亮丽。在她10岁那年,县豫剧团到村里招生,要招11岁以上的学生。李胜素跃跃欲试,老师对她说,人家问你多大年龄,你就说11岁。为了能去唱戏,小胜素只好撒了一个谎。李胜素以其出众的天赋和亮丽的嗓音,被县豫剧团录取。进了剧团,由于李胜素自小就是孩子王,组织能力出众,动辄发个“号令”什么的。因此,大家都叫她“小领导”。1979年,李胜素应考河北省艺术学校,当时考的是京剧的小嗓假声。李胜素未唱过京剧,不会使用小嗓,就唱了一段《粱山伯与祝英台》中的豫剧选段,未曾想,李胜素用豫剧考京剧,居然赢得招考老师的青睐。在与她一起应考的伙伴中,只有李胜素一人被录取。从此,李胜素步入京剧行当。在河北省艺校的7年中,李胜素向刘元彤等名师,学习了《孟丽君》、《红线盗盒》等剧目,为从事京剧事业奠定了基础。
 
京城扬名
 
 
1986年,李胜素以优异的成绩毕业,被分配到河北省邯郸市京剧团。1987年,李胜素向著名演员刘秀荣学习了《白蛇传》等剧目。同年10月,李胜素参加首届全国青年演员电视大奖赛,当时参加大奖赛决赛的旦角绝大多数是张派,只有李胜素一人是梅派。这个来自河北乡间的小姑娘第一次走进了观众的视野,一出梅兰芳艺术生涯早期的代表作《廉锦枫》,被她演绎得可爱又灵动。当时,李胜素俊美的扮相,亮丽的嗓音,优美的舞姿,引起了评委梅葆玖先生的注意,她良好的艺术潜质,深深地打动了梅葆玖的心。首次参加全国大赛就获奖,李胜素很快成为团里的当家旦角。1991年,李胜素调到山西省京剧院。1995年,山西省文艺团体赴京演出,其中包括京剧、话剧和晋剧等,6月26日,李胜素在京举办了专场演出,演出了《游园惊梦》、《廉锦枫》、《红线盗盒》、《孟丽君》四出折子戏。她要以这场演出去角逐中国戏剧梅花奖,并在演出结束后正式拜梅葆玖为师。当时是评委的梅葆玖并未在前场看戏,而是在台下转悠,借此考察观众对李胜素演出的反应。李胜素演得精彩,观众掌声此起彼伏,叫好声声。梅葆玖露出了欣慰的微笑,对即将收的徒弟增强了信心。演出结束后,李胜素正式拜梅葆玖先生为师。拜师仪式由张君秋、叶少兰主持,中国文联党组书记高占祥,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杜近芳、刘长瑜等参加了仪式。李胜素向老师三鞠躬后,送给老师一束鲜花。梅葆玖先生送给李胜素一套梅兰芳唱腔盒带。自此后,李胜素成为梅葆玖先生在山西的第一位弟子,接下了梅派艺术的接力棒。一路走红的李胜素作为山西京剧院的当家旦角,曾担任山西京剧院梅兰芳青年团团长,当选山西省政协委员和山西省十大杰出青年等。梅兰芳青年时代主演的京剧就曾上过银幕,但京剧尚未拍过电视连续剧。2000年11月,中国第一部京剧连续剧《谢瑶环》在无锡的三国城和水浒城开拍,主角谢瑶环由李胜素担任。李胜素也成为首位“吃螃蟹的人”。京剧电视剧与京剧舞台迥然不同。它的唱腔是京剧韵,念白则是普通话。旦角演员也不用贴片,不用梳大头。历时40天,这部电视连续剧成功拍竣。对于这个新尝试,李胜素认为,把京剧这种传统形式用电视连续剧的手法表现出来,对于普及京剧艺术是十分有益的,因为电视剧更加通俗化和平民化,更容易使观众接受。
 
李胜素早在80年代就曾涉足过影视圈,她首次参与拍摄的电视剧是《天下第一关》,由唐国强担任主演。李胜素一亮相就是戏曲动作,导演看后笑了,说:“现在是拍电视剧,和唱京剧是两码事儿,你必须去掉舞台痕迹,使表演生活化。”好在李胜素绝顶聪明,很快便进入了角色。她还参与拍摄了电视剧《侠女除暴》,她在剧中担任女主角十三妹,袁世海扮演邓九公。有这样的经历,对于她拍摄《谢瑶环》是有帮助的。在山西京剧院时,李胜素经常随剧院下乡演出。她感叹道:“老百姓朴实厚道,待人真诚。他们喜欢戏剧,尊重演员。我们下去演出时,不管天气多么恶劣,父老乡亲们几乎没有中途退场的。我一想到父老乡亲那一张张纯朴厚道的面孔,任何困难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。”
 
得名师真传,扛梅派大旗
 
 
自拜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为师后,李胜素的演艺水平有了实质性的突破。她先后跟梅葆玖老师学习了《凤还巢》、《穆桂英》、《宇宙锋》、《贵妃醉酒》、《野猪林》等经典剧目。李胜素说:“梅先生教戏以认真细致闻名。他对每个细节都抠得很细。像《宇宙锋》、《生死恨》等剧目,他都是手把手地教我。”当年为梅兰芳操琴的姜凤山先生,亲自给李胜素传授梅兰芳当年演出的一些经验。如怎样与琴声做到水乳交融,当嗓子不舒服时应该改用什么腔,使李胜素受益匪浅。李胜素曾随梅兰芳京剧团去美国、日本、俄罗斯等国演出,追寻当年梅兰芳的足迹,弘扬中国京剧,受到异国观众的热烈欢迎,场面之火爆,出人意料。李胜素感慨地说,中国京剧博大精深,梅派艺术一枝独秀。我们要像当年梅兰芳先生那样,去弘扬我国的民族艺术,使京剧艺术走上世界。二十多年前,中国京剧被称作是“十旦九张”,说明张派在那个时期十分红火。后来程派涌现出刘桂娟、张火丁、李海燕、李佩红等新人,形成了程、张两派争妍斗艳的格局。令人遗憾的是,作为旦行主流的梅派,虽然也出过一些新人,但流派的代表人物尚未出台。李胜素等人的脱颖而出,代表了梅派的新生力量,如今的京剧舞台已形成梅、程、张三派鼎立的局面,令人可喜。行家认为,李胜素应当从梅兰芳青年和中年的艺术特色中学习。因为晚年的梅兰芳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,在看似平淡的表演中蕴含着极深厚的功力。功力不到是难以将他的晚年艺术学到手的。李胜素深以为然,她说:“梅兰芳先生晚年的艺术已臻化境,以我现在的功力,无法达到梅先生当时的艺术境界。如果能从他中青年的戏入手,会使自己更易走向成功。”2001年,李胜素由中国戏曲学院研究生班毕业,被分配到中国京剧院二团。她有了更广阔的驰骋天地。李胜素加盟中国京剧院后,与于魁智联袂挑起了二团的大梁,成为当今菊坛的“黄金搭档”,具有很强的票房号召力。只要两人联袂演出,剧院总是座无虚席。2004年1月,她作为中国京剧第一人,和于魁智一起,首次将美妙的京剧旋律唱响在世界音乐之都——维也纳的金色大厅。有评论说:“只有来自东方的艺术天使,才能让这婉转的歌喉倾倒众人。”
 
最爱“贵妃醉酒”
 
 
采访一个演员,可能最不能免俗的问题就是,你最喜欢哪出戏?李胜素是这样回答的,“如果必须选一个,那我选‘醉酒’。”这是一个太没悬念的答案。《贵妃醉酒》里的杨玉环,也是所有观众心目中最难以和李胜素本人区分开的形象。在大众的认知中,美人都应该带有一点自恋与矫情的成分,或者说,那是对自己所具备美貌的深刻理解与认知,怕流水年华春去渺,那么就借助着半娇嗔半自怜的愁绪来挽留辞镜的朱颜吧。但梅派的美人显然要比传统高出几个段位,君王失约,酒入愁肠,一场落红满地的自怜独角戏,不仅仅有着妩媚的迷醉,还要表现出极为细腻、充满层次感的高贵与尊严——一个“贵”字,才是这出戏里永恒不变的精魂。
 
一个高贵女人婉转细腻的心思,恰如阳春三月枝头上柔软的花瓣,被一层层舒展绽放开来。有太多人用“天生丽质难自弃”赞美她在这部戏里浑然天成的美。听得多了,李胜素只好淡淡一笑:“哪里有那么多天生丽质,你知道我看了多少人的醉酒?梅兰芳的、梅葆玖的、陈永玲的……每一个人的我都揣摩过无数遍。”
 
淡极始知花更艳
 
 
京剧历经两百年的兴衰发展,一路唱过庙堂高远,唱过江湖沧桑,然而,不论是面对喧嚣还是忍受孤寂,梅派青衣仿佛始终都在用一种“移步不换形”的姿态来面对时代赋予的难题,大而化之,举重若轻。当年的梅兰芳在国恨家仇面前选择用无声的静默来抵抗压迫,而如今李胜素这一代京剧演员面对的是如何在一个纷乱复杂、并充满各种诱惑的文化语境中为这门古老艺术捍卫尊严。曾经,李胜素在“京剧研究生班”的毕业论文中写道:“我所揪心的不是我自己,也不是编导,更不是领导,而是观众,是观众中有没有有心人。所谓有心人就是能鉴赏的、能批评的这样一个群体。而这个群体正在逐渐消失。一旦真的消失,流派就没有了,京剧就没法救了。”

 

但事实上,她的戏迷和粉丝有很多,微博上、贴吧里、论坛中,永远热闹无比,而每次走进她的后台化妆间,都会满满当当挤满了人。她常常得习惯在众目睽睽之下化妆、贴片子,然后在喧嚣与嘈杂中慢慢进入另一个云霞飘渺的世界。曾经,李胜素在“京剧研究生班”的毕业论文中写道:“我所揪心的不是我自己,也不是编导,更不是领导,而是观众,是观众中有没有有心人。所谓有心人就是能鉴赏的、能批评的这样一个群体。而这个群体正在逐渐消失。一旦真的消失,流派就没有了,京剧就没法救了。”

 
但事实上,她的戏迷和粉丝有很多,微博上、贴吧里、论坛中,永远热闹无比,而每次走进她的后台化妆间,都会满满当当挤满了人。她常常得习惯在众目睽睽之下化妆、贴片子,然后在喧嚣与嘈杂中慢慢进入另一个云霞飘渺的世界。但不论是看热闹还是真知音,她都早已经宽容淡然地接受,“原来我总觉得真正的艺术不能为了迎合大众而刻意地放低身段,你唱一场大戏,可能远不如唱一首歌来得容易,但我们没法这样去比,也不要去比。艺术本来就不是面向所有人的,每个观众的层次不一样,对戏的理解程度也不一样,戏要唱给知音听,不见得要让每个人都懂你。”
 
这位梅派大青衣如此总结自己的人生。“我永远成不了梅兰芳,也不可能是另一个梅葆玖或者言慧珠,我只能尽力成为最好的李胜素。”\

热点图集




友情链接